忍者ブログ
Ti amerò per tutta la mia vita
☆あるじ☆
HN:
gira(じら)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千万人と言えども吾がゆかん。

☆好きな作家先生(敬称略)☆
かわい有美子・高遠琉加・ひちわゆか・木原音瀬・榎田尤利・杉原理生
(893、ファンタジーなどどうしても苦手です)

☆好きな声優さん(敬称略)☆
しばらく細谷佳正一筋

☆好きなsinger&Band☆
RADWIMPS・YUI・Darren Hayes(Savage Garden)・Flumpool・Humbert Humbert・The Cranberries・ 小島麻由美・坂本真綾・ほか多数

Twitter ID:
shiroganekasumi
☆本棚☆
☆月日☆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コメント☆
[10/12 花]
[06/20 yyggrrqq]
[01/04 aoikaze]
[12/08 熊仔]
[11/26 泽良木]
☆満喫☆

歯科医院向け開業税理士
☆Custom D.☆
Custom Drive
☆B.CONFLICT☆
BROTHERS CONFLICT
☆スト☆マニ☆
☆BLUE ROSES☆
☆あしあと☆
☆おさがし☆
☆douban☆
[154]  [155]  [156]  [157]  [158]  [159]  [160]  [161]  [162]  [163]  [164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无调性——木原99年同人志「OLD LOVE SONGS」

今天看完了这本99年的同人志,薄薄的40页,三个故事。
三个故事都是发生在一个人身上的故事,却似乎可以分开看。先写个剧情简介好了。

拍手[0回]




一、再会

藤田干生被同事拉去露天啤酒屋喝啤酒,偶遇高中同学福岛新一。两人大约有十年没见,重逢时不过是简单地打个招呼,福岛还和原来一样沉默寡言,猜不透在想什么。但藤田的同事说自己被福岛瞪了。
藤田高二时候随父亲转职而转学到了乡下,过得自由自在。高三春天藤田做了福岛的同班同学,对这个头脑还有长相都不出众的同学的印象是“让人联想起营养不良的猫”。文化祭的时候藤田担任会计,发现少了三千块(日圆)。怎么也对不上帐时藤田去找负责采买的福岛,福岛有张CD想买,私自拿走了那部分钱,后来完全忘了。藤田讶异于福岛“毫不在乎,毫不吝惜,完全忘记”的态度。福岛随即直截了当地问藤田是不是混血,并说好漂亮。就在藤田低头看着这个比自己矮的人每处都给人“锐角”感觉的脸时,福岛吻了他,只是碰触而已。福岛问他“你知道吻代表什么吗”,藤田过于震惊没有回答,福岛扔下一句“脑子不灵的家伙”就笑着走了。之后福岛对藤田的态度并没有变化,反倒是藤田养成了下意识地看福岛的习惯,直到两人毕业,无疾而终。
啤酒屋一遇之后,再次见面是在泽之木玻璃工厂,时隔一周。工厂主人告诉藤田,福岛打算辞职,并希望这个高中同学能去劝劝他。两人交谈不甚愉快,工厂主人却说,这是头一次见到福岛笑。
两人约好晚饭时在咖啡店见,福岛迟到一个小时,还是那副毫不在乎的样子。随后两人在食堂吃饭,福岛喝了几杯啤酒就醉得站不稳。藤田问他家在哪里,福岛却说“天空是天花板,地板是沥青路”,只好把他带回自己家。刚进家门藤田就被福岛压得倒在地上,被福岛和高中时一样地吻了,吻完福岛就睡着了。一觉醒来,藤田发现自己对睡在身旁的任性家伙仍然抱有不太一样的感情。
第二天福岛十分自然地管他要衣服穿,走掉。藤田下班后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蜷缩在门前,嚷嚷着快饿死了,进门就直接往地毯上一躺开始睡觉。藤田询问之下发现福岛平时在车站长椅之类的地方过夜,真的没有住处。就在藤田洗澡换衣服的时候,福岛一直在睡。想着这家伙真麻烦,为他可能会饿醒而不安,藤田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二、记忆

基于上一部分写得太长,决定不一边翻一边写了。
开篇从福岛儿时记忆写起。乡下的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美好,连爷爷讲的鬼故事都很好玩。和睦的家庭却突然解体,父亲提出离婚,把福岛带到了另一个地方,和一个叫“赤尾和彦”的男人一起住。这时候的福岛年幼无知,以为父母离婚是因为自己误抓了传说不能抓的黑色的“神仙蜻蜓”,不停向神明乞求原谅。原来赤尾是父亲的情人,正是因为他,父亲才要离婚。福岛并不反对这种不普通的关系,因为赤尾跟他没有关系,直到初三……
初三的一个雨天,福岛埋头玩游戏到半夜,突然碰到赤尾说要出去。大半夜的很奇怪,福岛便多问了一句。谁想到这一下赤尾爆发了,说两三天都没回来的父亲已经变心,要离开他,把教科书什么的朝福岛一通乱扔。随后赤尾说着“我把他那么重视的新一毁了,他会是什么表情”,就强暴了福岛。等福岛从昏厥中醒来,赤尾已经离开了。福岛也伞都不打就冲进雨里。
福岛直接去了乡下的爷爷家,五天后父亲才去接。父亲说出的却是不想再见到赤尾,福岛也一样。福岛转学到了当地的高中,被赤尾打乱的生活的确变得混乱。
在这所高中,福岛经常翘课混日子,只觉得自己还活着而已。
这时,藤田闯进了他的世界。漂亮高大的男生,正是福岛理想中的样子。同时福岛意识到,自己对他来说,不过是四十个同班同学中的一个而已,便没有主动找他说过话。高中毕业后,福岛在当地就职。工作很不顺心,终于在五月中旬下班回家途中爆发,突然很想见藤田,便把自己的公文包扔进水里,坐上开往东京的火车。

三、OLD LOVE SONG

本篇开篇就是冬天的院子,时间是大概快到新年的时候。穿着和服的福岛,还有头发花白胡子也花白的老头吉川喜助。七十五岁的喜助平日以福岛为模特儿画画度日,画出来的却是一张极其漂亮的女人脸。这里是老人独居的院子,破得像没人住一样。
福岛三年前丢掉了公文包跳上火车去找藤田,却因为钱没带够只好在中途下车,一边流浪一边试图打听藤田的下落。可他没有找到任何能联系到藤田的方法,绝望之下只有祖父家可去。靠着捡来的一点点钱,福岛坐上公车,到了一个无名小站,他迷路了。此时下起了雨,福岛为了躲雨,跑到一个似乎是温室的地方,脱下湿衣服,不顾四周满满的油烟味和东破一块西破一块完全不挡雨的窗玻璃,随便找了块东西盖着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一个老头站在面前要他不要动,正用他的构图画画。福岛的衣服因为太脏,已经被老人扔掉了,老人拿来的衣服只有浅桃红色的和服,并提出福岛借宿的代价就是给他当模特。
谁曾想,这模特一当就是三年半。倒也没什么留恋,只是没有离开的理由。老人作画的手只有三只指头,但画面却是让人完全想像不到他手指有伤残的纤细美丽。老人留下福岛,并不问他的过去,福岛也不是对别人的故事会感兴趣的人。老人提供福岛吃住,福岛留长了头发穿和服当模特儿,顺便给老人收拾经常被遗忘的画具,两个人过着与世隔绝的平静生活。只是老人所有以福岛为模特的画里,画的都是福岛不认识的美丽女人。
时间回到冬天。福岛渐渐觉得自己和老人同病相怜,都思恋着一个人,无可救药地忘不了那个人。某个冬夜,福岛为老人披了件衣服,为自己和老人怀着相同的情感而突然觉得寂寞,抱住老人的背。老人用三只指头摸着福岛的头,讲起了自己的故事。
喜助从年轻时候起就以当画家为理想。二十四岁时爱上一个叫“妙”的咖啡馆女招待,可那个女人和别人跑了。被抛弃的痛苦加上发觉自己并没有什么天才,喜助十分消沉。辗转移居之后,喜助最终在一家妓院住了下来。在那里喜助以给那些女人作画为生,他的画也慢慢有了一点名气。到了四十岁上,他收养了出生在妓院里的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给她起名叫铃子。喜助爱上了这个养女,但铃子嫁给了喜助的弟子永原,并有了一个儿子,也就是他名义上的外孙。外孙和幸三岁的时候,一个男人突然拐走了这个孩子,并把他抱到天台上,要喜助拿出画妙的代表作。在喜助犹豫的一瞬间,男人把孩子扔了下去,随即自己也跳楼自杀。铃子伤心得一病不起。喜助也在内疚,连探望铃子都不敢,因为他并不是不想拿画交换,但确实在那一瞬间,自己在心中比较外孙和画哪个更重要才会犹豫。过了一阵子铃子主动上门找喜助,说有东西要给他。没想到她却切下了喜助的两只手指,说就是因为自己是养女,喜助才会吝惜一幅画而不救和幸,并跟他断绝父女关系。自那以后,喜助就独自住在这与世隔绝的破房子里,整日画画。
听完故事,福岛说要陪喜助直到生命结束。聊着聊着就睡着了。福岛被冻醒之后,发现喜助死在院子里的一片白雪中。
喜助去世了,福岛发觉自己已经无处可去。
在老人留下的破院子里,守丧的福岛第一次遇到了客人。那是和画上的女子极其相似的年轻女人,福岛猜测是铃子的女儿,也就是喜助的外孙女。可女子口中的喜助是个怪老头,说他的手指是因为事故才没有的,三年前和家人断绝关系,女子很受老人疼爱才会在老人死后来探望。福岛觉得自己心里的某堵墙塌了。
福岛不清楚自己心里的感情是什么,唯一知道的是,他强烈地嫉妒着画里的女人。他烧掉了喜助所有的画,脱掉和服,剪短留了三年多的长发,穿上喜助留下的散发着樟脑球味道的旧衣服,拿出喜助放在厨房抽屉里的钱包,因为这房子里的一切都是自己的了。他不知道什么才是真实,但其实事实如何已经无所谓。福岛拿出收在骨灰盒里的骸骨,咬碎吞了下去,这样就好像喜助和他在一起。福岛问自己,这就是爱吧,或者是相处久了产生的情谊,似乎哪个都是,也好像哪个都不是。福岛在腹中对喜助说“我们一起出去吧”,流着眼泪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感想:

这本同人志看完,心里很憋。
不是那种为情节安排而难过,也不是感动转化来的情绪,只好像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说不清楚。
前两篇可算是前后篇,从两个人的角度、两个时间点讲同样一个故事,《再会》里不清楚的地方,在《记忆》里多少有了解答。可第三篇却游离其外。虽然是从福岛去找藤田开始讲起,但却写了一个完全不相关的故事。这飞来一笔虽然动人,却多少有点令人迷惑。
思来想去理不清木原的想法,只在写这篇介绍+读后时脑子里突然蹦出来“无调性”几个字。
确实像支无词无调性的歌。充斥着各种似是而非的意象,勾起联想或怀念的同时带来的更多是迷惑,抓不住不合习惯的旋律走向。或许这歌还没唱完,或许就此作结——像德彪西只有“前奏曲”的《牧神午后》一样——虽然木原在后记里写他们的故事还没完,但现在看来大概是后者。
想不清楚,那就回味并整理一下那些眼熟的东西吧。
第一,是乡愁。99年前后木原曾不止一次写到乡下还有海边,比如97年出版的《恋爱时间》,就在怀念海边渡过的日子。这本里干脆主场景有一半都在故乡,封面更是一个穿白衬衫绿色短裤的男生光着脚走在沙滩上。
第二,主人公的个性。主要是指福岛。行为的粗鲁无礼反映出的是内心一定程度上的“出尘”。木原的文里有一类人最让人心折,就是从某个角度来讲内心过于“单纯”或者“理想化”,代表人物是喜多川圭、小日向力、神宏国之类。
第三,情节。木原在后记里写她讨厌自己写东西模式化,举的例子是“啃骨头”(FLOWER里谷协也有类似行为)还有“腿残”。想想还真是,好几个主角腿都不灵光呢。个人比较在意的是“家庭不幸”这个设定。父母离婚、父亲搞同、被大自己不少的男人强暴……很多情节都集中在可怜的福岛身上了。这些情节在木原的其他小说里很容易找到,不举了。
第四,对爱的执着。不过是对一个人的思恋,就能够支撑那么久么?每每看到木原笔下痴情到抓狂的人就想这么感慨。无论喜助老头讲的故事有几分是真,至少一点不假,那就是对养女的爱恋。同样是一片痴心,让福岛扔掉公文包回到乡下去找藤田。
第五,名字。这个就不知是恶趣味还是什么了。吉川喜助这个只会画画的老头一出来就让我想起喜多川,当然事实上喜多川的诞生要晚得多。名字像就不提了,连画画风格都像……都纤细而温暖。另外木原作品里重“姓”的人实在太多。出现在BLT同人志番外里的“芦屋”是最明显的吧,另外就是“大石”、“片冈”等等无论如何想不起已经在哪里看到过的姓氏……吉川还是《情冷情热》主角的姓氏呢。
随便叨叨两句,居然就这么长了,可那种憋闷的感觉还是挥之不去。
就这样罢。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非公開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忍者ブログ [PR]

graphics by アンの小箱 * designed by An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