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 amerò per tutta la mia vita
☆あるじ☆
HN:
gira(じら)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千万人と言えども吾がゆかん。

☆好きな作家先生(敬称略)☆
かわい有美子・高遠琉加・ひちわゆか・木原音瀬・榎田尤利・杉原理生
(893、ファンタジーなどどうしても苦手です)

☆好きな声優さん(敬称略)☆
しばらく細谷佳正一筋

☆好きなsinger&Band☆
RADWIMPS・YUI・Darren Hayes(Savage Garden)・Flumpool・Humbert Humbert・The Cranberries・ 小島麻由美・坂本真綾・ほか多数

Twitter ID:
shiroganekasumi
☆本棚☆
☆月日☆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コメント☆
[10/12 花]
[06/20 yyggrrqq]
[01/04 aoikaze]
[12/08 熊仔]
[11/26 泽良木]
☆満喫☆

歯科医院向け開業税理士
☆Custom D.☆
Custom Drive
☆B.CONFLICT☆
BROTHERS CONFLICT
☆スト☆マニ☆
☆BLUE ROSES☆
☆あしあと☆
☆おさがし☆
☆douban☆
[10]  [11]  [12]  [13]  [14]  [15]  [17]  [18]  [19]  [20]  [21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谁是你的救赎

时隔多日,终于把这本「海に眠る」彻底看完了。
可以参考另一篇早先的日志→

拍手[0回]




感想如标题。为什么会这样说……容俺剧透先OTL

本篇和书里收录的另外两篇一样,用第一人称写成。雷的同学可以点x了。

~剧情梗概~

“我”叫涉谷隆,脐带还未剪断,就已经被抛弃在涉谷的某个厕所,名字也由此而来。从外貌上看,我大概是混血,有着深色皮肤和褐色(待求证OTL)的眼睛。我在名为“慈爱之家”的孤儿院长大,然而我却不得不逃离那个地方。

从小我就是个面无表情的孩子,就好像随时都戴着能乐里用的面具。孤儿院的大厨等人一直玩弄年幼的我,直到十六岁那年,我终于忍无可忍,用球棒砸死了他们。

之后我便过上了过街老鼠般的生活。反正我无依无靠,没有去处,便一路逃亡一路顺着本能去抢去偷,没什么可在乎的。直到有一天,我无意中闯进海边的一栋房子,偷吃冰箱里的草莓酱时被一个年轻男人发现。说不清是为什么,我涌起侵犯他的冲动,他却喊出了我的名字“涉谷隆”,而且掩护了我。月光下的他,全身都裹在那片光芒中,看起来就像神一样美丽,有些梦幻。

我仍然躲在他家里,他好心地给了我吃的,让我洗澡。在某种冲动的驱使下,我侵犯了他,但事后他并没有怪我,而是要我留下来。

他叫祐介,和我一样是“慈爱之家”收养的孤儿,现在和养父住在一起。他的身体很差,那次侵犯使他心脏病发作。而那位养父曾经是帮他治疗照顾他的医疗机构的研究员,大多数时间都在东京,只有周末会回到海边来看他。

我的流亡生活在他这里静止了。他讲起以前,原来在我还是个小婴儿的时候,是他照顾的我。当时的我死活不肯吃东西,只肯舔他蘸着牛奶的手指。可以说因为他,才有了现在的我。他是虔诚的基督教徒。被我侵犯当然不会有什么好的回忆,但一点都不恨我,因为“你的生命是我给的”。当他说“因为是你,就算这几天我过得很痛苦,也不会讨厌你。因为是你,所以原谅”,我流泪了。在我心里,被我侵犯的他和被慈爱之家的人侵犯的自己重合,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悔恨。

我们天天混在一起,当他的养父回来的时候,我只能躲起来。养父和他其实是情人关系,一天晚上,我忍不住偷看了他们做爱。他在临近高潮时仰望着天花板默默流泪,脸上竟然是清醒的悲伤。看着这样的他,我的心情愈发混乱。

后来他告诉我,他知道我在一旁偷看。但只因为是我,无论我做了什么,他都会原谅。

后来他把我介绍给他的养父,以雇用我短期打工为理由,说等所有门扇、栅栏都修好之后,我才会离开。在那之前,我一直住在海边一个偶然发现的岩洞里。某个养父回来看他的晚上,风雨大作,半夜他冒雨来到我的小屋,亲热过后,我像小时候那样吸吮着他的手指,我们相拥而眠。

我以为我们的事隐藏得很好,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一天,他的养父来找我,和我一边钓鱼一边聊天,告诉我他其实什么都知道,还说在东京有自己的家庭,但是无论如何都放不下多年前就喜欢上的他。养父知道我是慈爱之家血案的凶手,却说为了祐介,不会报案。那个雨夜,他跟在祐介后面,看到了我们所做的一切。和养父聊过之后我想了很多,关于什么是爱,什么是恨,最终决定向祐介坦白一切然后离开。

然而还没等到我亲口说出事实,警察打来的查案电话先暴露了一切。惊慌之下我逃出了海边小屋,来到火车站。他追在我身后,只为了把钱给我,好让我离开。原来,他早就知道。他知道为什么我在慈爱之家长大,连什么是吻什么是爱都不会,却知道如何侵犯别人;他知道我为了什么而逃亡。

我们在车站的长凳上过了一晚,做着一起流亡的梦。然而第二天醒来,睡在我身上的他却没了温度。我知道,为了追我,他的身体承受了超出极限的负担,是我害死了他。

我不信神,但是这一刻我觉得,他的死是神对我最大的惩罚。

我不相信他已经死了,把他带回海边小屋,像平时那样一起生活甚至做爱。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他的身体渐渐腐坏,我终于明白他真的已经不在了。我不要一个人过下去,我不要离开他,我要和他在一起。我知道自己渐渐疯狂,却一点也不惊慌或是害怕。带着他,我一步一步走向大海。那里是我们永远的乐土。

……晚安,祐介。

晚安。


~无头绪感想·看点~

这个故事集中了很多了不得的要素,血腥暴力、三角恋、强X、殉情,甚至还有冰恋。但看完之后却觉得,抛开那些重口味的,这其实是一个温柔的故事。

一开始那段血腥的描写把俺吓住了,所以中间搁了很久都没有再看下去。这两天不知哪根筋又抽了,才捡起来看看完……

因为异于旁人的混血外貌和冷漠个性,“我”在所谓的“慈爱之家”学会的只有暴力和仇恨,在遇上祐介之前,“我”的人生是黑白的。祐介对“我”而言是介乎恋人与母亲之间的存在,他教会了“我”什么是爱,什么是宽恕和原谅,尽管“我”并没有像他宽恕“我”那样宽恕虐待过“我”的人,他让“我”的世界有了颜色。祐介就是“我”的救赎。

一直以来都想不清楚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要看BL,从BL里,到底得到了什么。为了娱乐?为了双倍的花痴?还是某种扭曲的自我安慰?说不好。只知道看完这个故事,会为涉谷隆而感到欣慰,同时也会忍不住去想,谁是我的救赎。这个故事让我的注意力远离了纯粹的感情纠葛,转而体会主人公一点一滴的心理变化,最终迎向一个超脱的结局。

回到故事本身……

除去开头的那段血腥描写,印象最深的场景其实是养父和祐介的床戏。重点不在两人如何做的,而是“我”在旁偷窥的视角。日系小说里偷窥是个很微妙的角度,上可追溯到源氏物语里随处可见的垣間見,这里无非是让读者跟着“我”去观察并了解祐介。注意到祐介流泪的不是养父,而是在偷偷旁观的“我”。搞不懂为什么他要流泪,只能带着满肚子疑问远远看着,什么都不能做,那种迷惘无助和挣扎感觉格外鲜明。

然后是作者的“匠心”。“十年前,十六岁的我遇到了你。谁曾想十年后,我和十六岁的你重逢。”祐介的这句话有种宿命的味道。说到宿命,小说人物的宿命自然把握在作者手中,这个故事以及书里收录的「思い出させてあげよう」和「さよらなは言わない」,都明显带着作者精心安排的痕迹。情节紧凑,前后呼应,一些细节掩卷之后回想起来颇值得玩味,就显出安排上的用心。记得花园里有个人就说「さよらなは言わない」雕琢味道太重,很难入戏,我反而比较喜欢这种雕琢味,也许看腻了有开头就知道结尾的故事,换换口味也不错。大略瞄过几个日饭的书评,说这本书带有浓厚的JUNE式风格。什么是JUNE式的风格我不清楚,据说JUNE时期的小说以BE为主,且内容多半并不轻松,这些特色「海に眠る」倒是一个不缺。

……胡言乱语一气,看看时间又晚了,先到这里好了OTL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非公開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忍者ブログ [PR]

graphics by アンの小箱 * designed by An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