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 amerò per tutta la mia vita
☆あるじ☆
HN:
gira(じら)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千万人と言えども吾がゆかん。

☆好きな作家先生(敬称略)☆
かわい有美子・高遠琉加・ひちわゆか・木原音瀬・榎田尤利・杉原理生
(893、ファンタジーなどどうしても苦手です)

☆好きな声優さん(敬称略)☆
しばらく細谷佳正一筋

☆好きなsinger&Band☆
RADWIMPS・YUI・Darren Hayes(Savage Garden)・Flumpool・Humbert Humbert・The Cranberries・ 小島麻由美・坂本真綾・ほか多数

Twitter ID:
shiroganekasumi
☆本棚☆
☆月日☆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コメント☆
[10/12 花]
[06/20 yyggrrqq]
[01/04 aoikaze]
[12/08 熊仔]
[11/26 泽良木]
☆満喫☆

歯科医院向け開業税理士
☆Custom D.☆
Custom Drive
☆B.CONFLICT☆
BROTHERS CONFLICT
☆スト☆マニ☆
☆BLUE ROSES☆
☆あしあと☆
☆おさがし☆
☆douban☆
[235]  [230]  [233]  [232]  [231]  [228]  [223]  [227]  [226]  [225]  [221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最游记 Omnibus序章】骤雨森林

时隔多日终于想起填完它……
真正动手译才知道,峰仓的文字好难……看过觉得不对味的同学,请温油滴点右上角小红叉……

走个形式提醒一下:
粗糙翻译,只为自娱,请勿转载

===============正文分隔线===============

拍手[1回]




最游记 Omnibus
序章 – 骤雨森林

作者:峰倉かずや


据说,当人生走到尽头,会有来自天界的使者前来迎接。
每当长年卧病在床的父亲受不住了,便会提起这件事。
那时我还小,暗暗发誓只要那个“死神”出现在父亲枕边,就一定要把他赶回去。
……趁我一不注意带走父亲的“死神”,究竟是一副多么丑陋凶恶的样子呢——


■ ■ ■ ■


听到树丛那头隐约传来的说话声,穿过激烈如喝彩般的雨声,洞穴一角的少女僵直了瘦弱的身体。
人迹罕至的密林深处——而且还下着瓢泼大雨。除了追自己的那些人,这种状况下不可能有人来。
到现在为止,有多少次被类似的幻听吓到过?好像要一直追到大地尽头似的,不知什么人的动静。声音。每到这时候,总会屏住呼吸,仿佛血液不再流动似地绷紧身体熬过去。但是……
——那,不是幻听——
确实有人在靠近少女藏身的洞穴。从雨的噪音的缝隙间渐渐浮现轮廓。骂架般的男人声音……趟过泥泞地面的粘腻脚步声。
不要!不、不要——好想逃!
不想死。……可是,我已经累了。
还不如——
心跳得像在擂鼓。
……必须躲起来。尽可能地,躲到狭窄洞穴深处。少女在密集的雨声掩护下,挪到暗影笼罩的地方。
“——哎?”
近处突然清晰地传来不属于自己的声音,少女整颗心都快跳出来了。
“谁在那儿?”
是个听起来没有警戒心的年轻男人的声音。仔细一看,洞口有个正微微弯下身体窥向这里的人影。金色大眼看到少女的身影,有些惊讶地眨了眨眼。细长的剪影追随其后。
男人——而且是四个人!少女的后背紧贴住冰冷的土壁,身体因恐惧而瑟缩起来。
“……怎么,有人先来了么。”
这次,是相当冷静的低音在阴暗的洞穴内微微回响。
“怎么办,三藏?”
“什么怎么办,这森林里也没有别的地方可躲雨了吧。”
……躲雨……?
不是……追兵?
“可是四个男人擅自闯入只有一位女性的密闭空间,这样比较失礼吧?”
“可不是嘛,而且有悟净呢!”
“……喂猴子,你把人家想成什么了!”
“超级好色河童!”
“少给我乱取外号!”
“那‘好色河童大佐’怎么样?”
“称号也不要!”
“……吵吵嚷嚷的烦死人了!”
……这些人,怎么回事啊……
少女只能带着满心疑惑,旁观四个男人不着调的无聊群口相声。忽然,金眸少年那还有几分稚气的脸转向了少女。
“我们想在这里稍微躲一阵子雨,可以和你一起吗?”
被他带着感觉不到丝毫邪念的表情这么一问,哪里拒绝得了。少女不知所措地轻轻点头,他便露出一脸无忧无虑的笑。
“谢啦——她说可以啦。”
“抱歉,打扰了。”
“呜……好冷。”
他们热热闹闹地进来后,虽然多少有些挥不去的压迫感,但那份强大的生命力也像点起灯一样——不可思议的温暖填满了整个洞穴。
“呜哇,都湿透了好难受……”
“只是阵雨,两个小时之内就会停了。”
“真是糟透了,雨这么大,还非得在这种阴森森的地方休息不可……”
“悟净,这样说很失礼哦,我们还和可爱的姑娘在一起呢。”
在立领衣服严严实实地穿在身上的长脸青年提醒下,长发男人细长漂亮的眼睛转向少女的方向。昏暗中男人微眯起眼睛看了看少女,不太礼貌地问:
“话说,你几岁?”
“啊……呃……十四……”
仍然卸不下警戒心,少女用小得快要听不见的声音回答。
“真遗憾啊悟净,正是碰了就犯罪的年龄。”
“谁说要对她下手了啊!”
加上四个大男人,狭小的洞穴变得十分拥挤。也许是混了汗水和雨水的味道吧,氧气似乎急剧稀薄起来。
……可少女仍然觉得,他们是非常耀眼的四人组。
首先闯入眼帘的是身着白色法衣的僧侣。他全身上下好像都在散发独特的威慑感,是因为那在昏暗中反而更加光芒耀眼的金发吗?当他撩起雨水打湿的刘海,便露出透着坚毅的眉眼。和那粗鲁的动作、青筋毕露的手相反,长长的睫毛与偏厚的嘴唇甚至有些中性化。
“……烟全湿了。”
“不要蹭我的烟哦,三藏大人。”
惹眼的长发男人不为所动,扬起半边眉毛打哈哈。闻言,金发僧侣恨恨骂道:“谁跟你说话了,死河童。”
从刚才起便一直被人叫做“河童”的男人,身上并没有和外号相称的绿色,反而很“红”。红似火焰的头发长及胸口,五官轮廓深刻而标致,但那吊儿郎当的口气,还有动作里带着一股看不起人意味的细眉,却营造出轻浮的味道。
“如此狭窄之处,还是不要吸烟了吧。”
语气温柔却一下子制住这两个男人的,是个右眼戴着单片眼镜的青年。
“对吧?”青年带着征求同意般的笑脸看过来,少女含糊地微微摇头,嗫嚅一声“没事……”,低下头。这不干不脆的态度并没有让青年的表情显出丝毫不快,端正的脸上笑得一派平和。
四人中个头最小的金瞳少年晃晃淋湿的脑袋,丰厚的棕色头发甩出晶亮的水滴。坐在旁边的红发男人一脸不满地一把抓住那头棕毛。
“冷死了猴子!……这儿怎么冷得见鬼,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悟净居然受不了这种阴暗地方啊~难道你害怕?”
……的确,从外面看这个洞窟像是骷髅的眼窝,阴沉得仿佛通向阴曹地府。
“啊!?哪个白痴说他害怕了!”
“只要没坏心,鬼怪没什么好怕的嘛。不过现在你后面就有一个。”
“啊!?少唬人……!”
这位“河童大人”一边强撑面子,一边嫌恶地用长胳膊朝身后挥了挥。
“骗你的,什么都没有~(笑)”
“~~你这只死猴子~~!”
红发男人翻了个大白眼,揪住捧腹大笑的金眸少年。不像动真格的打架,更像是大狗小狗闹成一团,少女几乎要微笑起来,稍稍放松了脸颊。
“你看,那个姑娘也笑了嘛。”
“人家在笑你那张蠢脸,才不是笑我。”
“……地方窄就别给我吵吵嚷嚷的!小心我杀了你。”
僧侣打扮的男人,用他华丽外表下出乎预料地更加低沉而威严的声音威胁道。少女吓得咬紧了牙关,被威胁的人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把它当耳旁风。
说不定,这种夹枪带棒的相处方式,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
“——哎呀,雨小些了。”
戴眼镜的青年伸长脖子看向外面。
“比想象中停得快呐。”
“这么一来,我们挤进来就更对不起你啦——”
“啊……没事……”
不好意思让他们过分担心,少女下意识地小声说出本不该说的话。
“反正就算雨停了——我也不能出去……”
一时沉默。方才的热闹瞬间消散,只留雨声滴滴敲打着静寂。
“为什么?”
金发僧侣问,仍然意兴阑珊地看着别处。少女咬住嘴唇,低下头。
“……出去了,就会被杀掉。”
“——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戴单片眼镜的青年语气平静。
“你为什么会一个人,待在这片森林深处?”
少女不知该如何回答,欲言又止。可是,其实——早就想说出来了吧,那些几乎将自己压垮的恐怖,这份罪恶感。
“……在我出生的村子里,农作物不停地遭灾……因为这一带常常像这样雨下个不停。”
正是因为他们素不相识,所以才可以坦白。
“所以每年都要奉上一个人……当作‘祭品’,为了安抚司雨的龙神的怒气。”
“真是老掉牙的陋习。”
金发僧侣不屑地哼了一声,鼻中喷出紫色烟雾。
“你这混蛋,那是我的烟——”
“安静一点。”
红发男人对他不知不觉间摸走烟的行为大加抗议,被戴眼镜的青年温和地制止。
“于是这位姑娘就被选作祭品——”
少女无力地点头。棕发少年把一双金瞳瞪得像满月一样。
“你为什么……非要做这种事啊?”
少女垂着头,尖尖的耳朵从柔软卷曲的发丝间探出,微微颤抖。
“因为他们说,妖怪是邪恶的——最宜献给神明……所以,每一年都要从妖怪的小女孩里选出一个。我没什么亲人,所以……”
“这并没有关系。”
戴眼镜的青年插话道,声音格外冰冷。
“什么种族,有多少遗族,这些都不能用来衡量生命。”
听到这和刚才仿佛换了个人似的冰冷话语,少女说不出话。那令人联想起湖底的深碧玉色的眼中,流露出对陋习的轻蔑。
“可那是村里的规矩……”
“所以你就接受了,去做祭品?”
听僧侣挑起唇角嘲讽般地这样说,少女用力摇头。
“可是……我、我好怕……!”
想起“那个时候”的恐怖感觉,瘦弱的身体便绷得紧紧的。
“我、我逃掉了……!从关住祭品的小屋里……可是,立刻被人发现……村里的男人们像恶鬼一样追着我……!”
眼熟的村民们赤红着眼睛冲进昏暗的森林。手里的刀在月光下反射出暗淡的光,劈着林中的杂草——如同追逐野兔的猎人。
为了,杀掉我——
“我越来越害怕……拼命逃跑……!”
连自己跑到什么地方都不知道,鞋早就跑丢了,袜子也破了,染上了血。只有月亮,从枝桠间静静俯视着这张糊满鼻涕眼泪的丑脸。
“我藏在这里——可还是,好害怕……!”
“不要再说了。”
少女因卷土重来的恐惧发出尖叫,被棕发少年满是苦涩的声音制止。
“……可是,我其实做了不该做的事……只顾着自己害怕逃跑,完全不考虑村里……!一想到之后也许还会有人代替我,我就……!”
“不用再说了。”
少女在冲动下一口气全部发泄出来,他们一言不发地等她混着哽咽的呼吸渐渐平静。
金发僧侣和红发男人抽着烟,仿佛在聆听雨声。狭窄的洞窟里白烟袅袅,让少女想起父亲去世时线香上的烟。
戴眼镜的青年那平静的声音打破了漫长而沉重的静默。
“你一定吓坏了吧。在这种地方,一直一个人——”
……。
一直……?
少女忽然听出话里有些不对劲,抬起头。
棕发少年温柔地问:
“你不记得了吗?从什么时候开始待在这里了?”
“诶……”
“看起来应该过了将近五年。”
五年……?
这个和尚在说什么?
我逃出村子,然后就在这里——
……这里……?
这才发现,僧侣的视线直直地穿过少女,落在背后。
将感情压抑到近乎冷淡的暗紫色双眼,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某处,少女循着目光看去,缓缓回头。
狭窄的洞窟深处——那个黑影愈发浓重的地方,有个小小的人影横躺在那里。身上裹着破烂衣物,怕冷似的蜷起身体。属于有满头鬈发的少女的,已然化作白骨的遗体。
啊……原来是这样。
这,就是我。
少女忽然明白了。
原来我,早就——
虚无与安心同时袭来,低头看着“自己”躺在那里的惨状,只有迷茫。
这么长时间以来,我都在害怕什么?为了守护什么?
明明,早已失去了值得守护的未来——
“……喂。”
也许是受不了如此沉重的沉默,红发男人有些担心地看向少女的方向。
“现在,你明白自己的状况了吧?那个……你没事吧?”
“悟净果然看不见这个姑娘啊。”
“不光看不见,而且从一开始就什么都听不见。”
“真是完全没有感应能力啊~”
“我不够纤细,没办法。”
“这家伙缺乏的可不止这个。”
“……我说你们几个,好歹记住自己不是普通人好吗?”
——啊……原来是这样。
这些人,是在担心我……
“……请帮我告诉他,我没事。”
少女尽可能地摆出微笑。
“嗯。……抱歉啦。”
不知为什么,棕发少年脸上满是歉意,小声说道。看到那张仿佛沮丧的小狗般的脸,少女终于能略微自然地露出微笑。
“原来是这样……好傻哦,明明早就死了,我还——”
“临终的时候,你一定是睡着了。”
戴眼镜的青年弯着腰进到深处,用布轻轻盖住少女的遗体。
“是根植在你心中的恐惧,将你的灵魂留在这里。”
恐惧之心——无论何时,无论何处,永远都会有人追上来的错觉。不管睡着还是醒着,永远都在害怕的幻听——
“……你要怎么办?”
“诶……”
僧侣忽然问道,眼睛静静地注视着少女。
“接下来,你要怎么办?”
那片深紫,深邃静谧——放任自流般的话语里隐约带着沉静,恍如大慈大悲。
“你想永远藏在这个不见天日的洞窟里吗?”
微微摇头——那怎么行。
早就想解脱了。摆脱恐惧,摆脱罪恶感。
……啊,原来是这样。
如今,少女终于明白。
想要逃避的,不是那些村民们。
想要逃离这个阴暗、冰冷的地方……
“我想出去……离开这里,去外面的世界。可是……”
事到如今,明明知道怕死已经毫无意义。
“我还是……害怕……”
久久缠绕不去的“恐惧”还没有从这个身体上消失。抱住自己肩膀,低垂着脑袋的少女面前,骨节分明的手掌伸了过来。
“……?”
“我们走吧。”
抬头一看,少年金色的眼睛直直地照亮了自己。
“没什么可怕的啦,万一追你的那些人还在……”
少女想,那双眼睛感觉好怀念,简直就像太阳一样。
“我们会狠狠地打飞他们!”
话说得吓人,少年却笑得清爽自在,红发男人的长胳膊搭在少年肩膀上,用极其甜腻的声音说:
“就算看不见你,我们照样可以一起去兜风。要是个漂亮姑娘就更好啦。”
“……只要是女人就好吧,你这混蛋。”
“你们在耍酷,开车的人可是我哦?”
噪音般的雨声不知不觉间消失了。安稳的阳光从外面照进来,闪闪发亮的光线跳跃嬉戏,驱退黑暗。
真是一群不可思议的人……
少女发现,这一次自己自然而然地笑了。



——据说,当人生走到尽头,会有“死神”前来迎接。
若是能得到四位如此有个性的死神的迎接,也还算不错。
少女伸出细瘦的手,牵住有着太阳般双眼的少年。
久违的外面的世界,一定充满了温暖的叶间阳光吧。

一如紧抓住的这只手里,传来的温度。


【END】

2010.12.01 初翻完结
PR

無題
感动TvT 虽然最游连设定都忘得差不多了……
总觉得八戒和悟空的某几句对话好基啊!
祈祷峰仓老师身体康健-人-
Re:無題
>感动TvT 虽然最游连设定都忘得差不多了……
>总觉得八戒和悟空的某几句对话好基啊!
>祈祷峰仓老师身体康健-人-

希望过一阵子能看到峰仓老师活力十足地跑到blog上说我没啥大事了T_T
【 管理人gira(じら) 2010/12/02 22:17】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非公開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忍者ブログ [PR]

graphics by アンの小箱 * designed by An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