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 amerò per tutta la mia vita
☆あるじ☆
HN:
gira(じら)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千万人と言えども吾がゆかん。

☆好きな作家先生(敬称略)☆
かわい有美子・高遠琉加・ひちわゆか・木原音瀬・榎田尤利・杉原理生
(893、ファンタジーなどどうしても苦手です)

☆好きな声優さん(敬称略)☆
しばらく細谷佳正一筋

☆好きなsinger&Band☆
RADWIMPS・YUI・Darren Hayes(Savage Garden)・Flumpool・Humbert Humbert・The Cranberries・ 小島麻由美・坂本真綾・ほか多数

Twitter ID:
shiroganekasumi
☆本棚☆
☆月日☆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コメント☆
[10/12 花]
[06/20 yyggrrqq]
[01/04 aoikaze]
[12/08 熊仔]
[11/26 泽良木]
☆満喫☆

歯科医院向け開業税理士
☆Custom D.☆
Custom Drive
☆B.CONFLICT☆
BROTHERS CONFLICT
☆スト☆マニ☆
☆BLUE ROSES☆
☆あしあと☆
☆おさがし☆
☆douban☆
[232]  [231]  [228]  [223]  [227]  [226]  [225]  [221]  [217]  [218]  [219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又撞车鸟╮(╯_╰)╭

噗……难得俺想翻个英田试试看,结果又撞车了,而且和之前COLD FEVER一样……嘛那些都是浮云了。

先考据一下下,这本「恋ひめやも」各小标题都用的是诗歌,DRAMA附录的BK番外同样引用和歌为题。
恋ひ恋ひて 逢へる時だに うるはしきこと尽くしてよ 長くと思はば

(こひこひて あへるときだに うるはしき ことつくしてよ ながくとおもはば)
原文写作“戀戀而 相有時谷 愛寸 事盡手四 長常念者”,大意是说我想你念你这么久,难得见一面,至少说些温存话儿吧,如果你还愿意继续和我相好的话。
本来这诗里还带着话外音,是说你丫别太把自己当回事,我虽然喜欢你可还有很多备胎可用呢,不过英田只用了情深意切的那一部分。本来嘛,棚桥心疼老师都来不及了,哪还想得起抱怨。

以下为私人翻译,仅博一笑,拍砖欢迎,切勿转载m(_ _)m

拍手[0回]




恋ひ恋ひて

translated by gira


从开着暖风的车上下来,外面冻得人耳朵发痛。我吐着白气缩起脖子,朝眼前的公寓走去。大概因为心情激动,脚下竟然小跑起来。
日渐黄昏,只在公寓台阶上投下最后的残焰般微弱的夕照。我盯着自己的影子,有节奏地走上台阶,直奔最尽头的房间。
与老师多日不见,我带着满心雀跃按下门铃。惴惴地等着,却不见开门,我不禁开始担心,老师是不是出门去了。
本想下次再来,可今天是元旦。老师说过他正月间不会外出,所以也许他去附近的便利店了吧。
忽然,我想起一件事。这种时候,备用钥匙该派上用场了吧?去年圣诞节前老师给了我备用钥匙,还从来没用过。
品味着初次使用备用钥匙的喜悦,我像个毛贼似的坏笑着将钥匙插进锁孔。
“咦?”
没有听到解锁的咔嚓声。没有上锁,也就意味着老师应该在家。我打开门,朝玄关里面看去。
狭窄的水泥地面上,胡乱摆着老师常穿的已经变形的拖鞋。旁边是已经穿旧的皮鞋和阿迪达斯牌运动鞋。果然在家。
“老师?是我,棚桥。打扰了。”
说着,我走进屋里。老师在里面,脚伸进被炉里,枕着对折起来的坐垫睡得正香。
电视一直开着,不过音量已经小得几乎听不见,屋里十分安静。被炉上放着还没喝完的啤酒和装有桔子的果篮。还有,老师脸上倒扣着一本文库。
从这副模样妄自推测一下,老师应该是一边喝啤酒一边看书,后来便躺下看,渐渐开始犯困。但是平躺着灯光太晃眼,便用书盖住脸睡着了。
就是这么回事吧,想着,我在老师身边蹲下,轻轻拿起那本文库。老师没有半点动作。我正犹豫着要不要叫醒老师,他的眼皮却颤了颤,半睁开眼。
“棚桥?”
“是我。我刚到。我买了好些土产,这就放冰箱去。”
老师带着一脸迷糊微微点头。感觉上眼睛已经睁开了,可脑子还没醒。难得看到老师睡迷糊的模样,我高兴极了。
说是多日不见,我去年二十八日回老家,而今天是一月一日,其实也只有几天没见而已。或许是因为跨了年,有种和老师分开的时间比实际上久得多的寂寞感觉。不管怎么说,彼此分开的这段时间里,我想念老师,想得不得了。
我走到厨房,把母亲塞给我的野菜、咸菜、佃煮等等通通放进冰箱,老师晃晃悠悠地来到我身边。
穿着起了球的旧运动裤的老师在我身边蹲下,抱起胳膊,把下巴支在上面。没有半点兴致勃勃的样子,只是一脸惺忪地看我放东西。
“还以为是明天。”
关上冰箱时,老师说。刚睡醒的声音有些沙哑。
“嗯?您是说?”
“说你回来的日期。今天还是元旦,这么早回来合适吗?你的父母会寂寞吧。”
本来预定明天下午回来的。突然提前一天赶回来,不为别的,只是想快点见到老师。
“没关系的。去年底我已经提早回去好好尽过孝心了。”
我帮忙大扫除,也帮着做了年夜饭。除夕那天哥哥嫂子回来后,还陪调皮小侄子们玩了个够。当然,红包也没少给。
“……是吗。”
老师似乎略微放心了,点点头站起来,又摇摇晃晃地走回去钻进被炉里。我笑着目送老师的背影,泡了两杯咖啡。
本来今年没打算回老家探亲,但老师教导我说“最起码正月的时候回去给父母报个平安,趁父母还在时多尽点孝心”,我便改了主意。老师父母都已去世,他的话格外有分量。
“好了,请来一杯醒醒神吧。”
我放下咖啡杯。老师说昨天熬夜熬过头,呼呼地吹着直冒热气的咖啡杯。老师极其怕烫。
“有什么有趣的节目吗?”
“没有。我一直在读书。从红白歌会开始的时候一直读到早上。”
读得如此入迷,想来那本书一定相当有趣。问他作者和书名,却完全没听说过。我想借来看,老师便指了指堆在书架旁的书山,而不是书架。
从前规规矩矩地摆在书架里的那些书,最近很不像话地占领了地面。老师曾说,那些书架放不下的书就该从旧的开始干脆地处理掉,这阵子似乎也不再这样做。
喜欢书,却能毫不犹豫地机械般地扔书,我一直以为这样的老师是个没有执著心的人。虽然算不上冷漠,却也有些过于潇洒了。
但和老师正式交往以来,我渐渐发现他并不是这样的人,或者说正相反。老师爱书,但不管再怎么爱书,住在公寓里也没有条件把手里的书全部收藏。
所以他才会不加挑选地从旧书扔起。若是牵扯上感情,哪本都扔不掉,所以才会一视同仁地处理所有书。这些我没有跟他求证过,不过应该不会错。
“老师,您不再在书架满了之后就扔掉其中一整层了吗?”
听我这么一问,老师慢慢地转头向书架看去。明明不可能在我提醒下才刚发现书都堆满了,那副一动不动地盯着书架看的模样,却像在纳闷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书。
“不是不扔,只是还没扔而已。……不过这样也无所谓,不怎么好看就是了。”
老师看了眼堆在地上的书,不知为什么,看起来很满足。
“以前您明明还坚持书架以外的地方不放书,是心境变了吗?”
老师看了看我的脸,歪着脑袋沉思。
“也许吧。我也不太清楚。”
“难道,这是因为我?”
我半是开玩笑地问,老师却毫不犹豫地点头同意。
“大概是吧。我想,棚桥你给我的心带来了某些影响。”
“那、那是——”
本想继续问那是什么意思,老师却打断了我。
“可能是你的懒散传染给我了吧。”
“诶……?”
我陷入巨大的沮丧之中,老师却笑着说:“笨蛋,骗你的。”
“那我可以把它当成一种赞扬吗?”
老师带着笑点了点头。看他笑得温柔,我趁势继续问道:
“老师,我不在的时候,您一个人很寂寞吧?”
本以为老师会生气地说怎么可能,他却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的眼睛,老实点头。
“嗯,很寂寞。我一直在想,你为什么不快点回来。因为实在太寂寞,我一个劲地看书。刚才睡着了也梦到你。一睁眼你真的在眼前,还以为自己是不是又在做梦了。”
难得听到老师甜言蜜语,我正满心感激,老师却突然开始剥桔子皮。脸上那几分怒意,一定是出于害羞。
“老师……”我唤道。
“干嘛?”
老师看都不看我一眼。仿佛不这么做地球就要毁灭似的,表情严肃至极,一心一意地剥着橙色的表皮。
“我喜欢您,非常喜欢,爱得要死。”
“……!”
也许是受突如其来的告白冲击,老师的大拇指一下子戳进桔子里面,桔子汁一滴一滴地落在被炉上。
我在老师身旁坐下,含住老师沾了桔子汁的拇指。酸酸甜甜的果汁在口中扩散开来。即便我意有所图地用舌头缠住,老师也没有反抗,只是红着脸一言不发。
“老师,我可以一直和您在一起,直到新年假结束吗?”
“……随你。”
老师红着脸说。我高兴得想吻他,嘴里却被塞进一个桔子。

Fin.

2010.11.28 初翻完结
PR

無題
撞车也没关系~
对gira桑翻的有感情,总是100个放心=v=
Re:無題
>撞车也没关系~
>对gira桑翻的有感情,总是100个放心=v=

多谢厚爱XD
【 管理人gira(じら) 2010/11/30 03:30】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非公開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忍者ブログ [PR]

graphics by アンの小箱 * designed by An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