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 amerò per tutta la mia vita
☆あるじ☆
HN:
gira(じら)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千万人と言えども吾がゆかん。

☆好きな作家先生(敬称略)☆
かわい有美子・高遠琉加・ひちわゆか・木原音瀬・榎田尤利・杉原理生
(893、ファンタジーなどどうしても苦手です)

☆好きな声優さん(敬称略)☆
しばらく細谷佳正一筋

☆好きなsinger&Band☆
RADWIMPS・YUI・Darren Hayes(Savage Garden)・Flumpool・Humbert Humbert・The Cranberries・ 小島麻由美・坂本真綾・ほか多数

Twitter ID:
shiroganekasumi
☆本棚☆
☆月日☆
01 2018/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コメント☆
[10/12 花]
[06/20 yyggrrqq]
[01/04 aoikaze]
[12/08 熊仔]
[11/26 泽良木]
☆満喫☆

歯科医院向け開業税理士
☆Custom D.☆
Custom Drive
☆B.CONFLICT☆
BROTHERS CONFLICT
☆スト☆マニ☆
☆BLUE ROSES☆
☆あしあと☆
☆おさがし☆
☆douban☆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乱弹《无罪世界》

乱弹一下,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露怯的地方别太较真,嘿嘿。
另,以下提到书名的地方都简称《无罪》。

拍手[0回]




《无罪》很长。

长到第一遍看完它用了整整一个礼拜,长到翻完它用了整整半年,长到几个版本的翻译只有我一个人坚持到了最后。但看到庸医不着调地跟律师汇报山村近况的时候,又觉得故事不过刚刚开始——山村和宏国之间还要鸡同鸭讲多久,他们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沟通心意毫无障碍地在一起,都是本篇之外的事情了(木原你倒是写番外啊T_T)。

《无罪》对我来说是一本很特别的书。
第一是因为它是我完整看过的第一本木原的原版书,也是第一本彻底看完的日文原版书。可以说是《无罪》真正把我带进了木原的世界,不再是隔着玻璃看橱窗里的展品那样的感觉,而是实实在在地摸到自木原指尖流淌出的文字。
第二是因为它是我第一次翻译的木原作品。2008年1月6日到6月30日整整半年的时间里,从完全不知道何为翻译就一头栽进深不见底的大坑,到多少掌握了一点翻译技巧和要领,是这篇小说见证了我的进步——尽管水平提高了多少不好说。

阅读《无罪》并不是一个愉快的过程。木原用12万字讲了一个并不复杂也不曲折的故事。一个是在亚马孙河流域的热带雨林长大的野蛮人,一个是现代文明社会中靠诈骗为生的小人物,这样的题材令人眼前一亮;加上之前看木原其他作品得来的印象,心知她多半不会浪费这个题材写成包着猎奇外衣内在千篇一律的甜蜜爱情故事,在阅读之前,我就已经对《无罪》抱了不小的期待,想看看木原如何让毫无交集也很难交集的两个人走到一起。从读后的感觉讲,木原没有辜负这一期待,用她已经轻车熟路的方式,以不动声色的讲述仔细刻画出这两个性格有云泥之别的主角,让读者随着她的节奏细细体会主人公的心理变化。只是讲得详细得有些过了。前半部通过律师和山村的谈判交待出宏国的背景,通过山村和仁志田以及上司的相处写出山村的生活状态,这些与爱情无关的要素不可不写,却详细到有点不厌其烦的感觉,看着有点累。
记得某处有孩子打算翻《无罪》,说一边看一边翻。先不说翻译本来就要在理解原作的前提下进行(也就是至少得看过才能翻),《无罪》这本书要是边看边翻很容易出错的,有些线索埋在后面,有些情节回过头来品味才觉得更有意思。比如宏国说“自己 做 天(じぶん そら つくる)”,到了后面听落合说宏国是他们部落的巫师,才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再有就是宏国会跟踪大妈的原因,下面还会谈到,就不多说了。总之我的感觉是《无罪》不是一本看一遍就足够的小说,至少像我这样看书快而糙的人,要是只看一遍,容易错过一些写得不那么直白的东西。

《无罪》全书都以山村的第一视角展开,都是山村眼里的世界。看到有泽折磨他、大妈还有庸医关心他帮助他、宏国从揍他到依靠他、仁志田欺骗他……时时恨不得把山村揪出来打醒,告诉他谁才真正对他好,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可又只能跟着他的节奏走,哪怕明知他误会了也只能等他自己醒悟。作为读者就是要经历这样的折磨,可也不失为一种乐趣。说起来木原笔下的人物向来如此,总是执拗地用自己的步调前进(或者原地打转?),不去刻意迎合读者的期望,也是木原的一种特色吧。就拿山村误会宏国喜欢大妈一段举例子好了。山村从大妈的“指控”中推断宏国对大妈图谋不轨,落合后来关于印第安人娶老婆没有年龄限制的话似乎也印证了这一推断,但仔细想想,未必尽然。宏国对大妈的好感确实存在(大妈说宏国看到她会帮她拎东西),但最“出格”的一次宏国想把大妈带到屋里,那天大妈穿的可是仿Armani的豹纹T恤——这才是重点,对宏国来说,美洲豹就是他的守护神,身上带着“守护神”标志的大妈自然就有了莫大的亲切感。所以当我看到山村转告宏国“你被大妈拒绝了”那一段,简直要笑趴下了。山村连说带比划的,究竟宏国理解了多少,理解成什么样,这两个人看似没什么障碍的“交流”是不是就真的按山村认为的思路进行,读者也只有见仁见智。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即山村肯定有什么地方搞错了……举这个例子想说的是木原将第一视角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可以很方便地对人物心理进行直接而细致的描写),第一视角的劣势也被她充分利用(角度单一,无法从多个角度展现事物的本来面貌),转化为故事的另一个看点。
在我看来,这本书是为山村而写。从一开始以骗人为生,到最后一无所有却生活充实,山村完成了一次涅槃。我想,《无罪世界》这个标题指的是宏国那没有被所谓的文明污染的世界,也是山村的“伊甸园”。尽管山村进入这个世界时并非自愿动机也不纯,还遭受了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但最后他圆满了。有人爱他,肯为他付出生命,这是多么大的幸运啊。

《无罪》不是一篇“纯正”的耽美小说。
第一是它描写的不止是爱情。相信看了文的人都会对山村悲惨的过去有深刻印象。父亲是窝囊废,母亲又抛下他离家出走,山村的青春期实在糟透了。但幸运的是山村遇到了大妈与庸医。大妈一出场就是一副很市井的样子——“住在隔壁那年近花甲的中年女人声音很高,像猴子一样吃吃地笑,让人不爽”,主妇常有的特点一应俱全:很会过日子,品味过时却不自知,爱操心,爱挑剔,有点自作多情等等。这样一个普通中年妇女的形象不正是“老妈”的标准模样么?山村虽然嘴上不说(心里也不愿意承认),事实上还是很喜欢大妈的,和宏国去过夏日庙会后还记得给大妈带她喜欢的苹果糖。至于庸医落合,大概可以看作“老爸”——外表邋里邋遢,厨艺一团糟,爱喝酒,有点脱线,但在关键时刻值得信赖。这两个人多少弥补了一点山村小孩缺失的亲情。这份亲情让人觉得温暖,小说到夏日祭典这里的山村是最幸福的,相应地,当大妈和落合依次退出山村的生活,山村才觉得愈发寂寞,才愈发想要抓住宏国这唯一的依靠。大家都知道,宴席散尽的寂寞比自始至终的孤独更加难熬。
第二是小说涉及的话题。在看书之前我最关心的是山村怎么把宏国这纯净如白纸的孩子掰弯的,没想到木原会拿宏国的家乡——热带雨林大做文章。环保的话题这些年愈发火热,减塑啊公益广告啊宣传得不亦乐乎。在小说里,木原几乎是在不厌其烦地讨论这个问题。现代文明对印第安人还有他们赖以生存的环境的野蛮破坏,都经由小说人物的对话进行讨论。从一开始的漠不关心(和有泽交谈时只是职业性的敷衍),到有所震动(和落合一样喝瓶装啤酒,教训公园里欺负宏国的小学生),最后回归自然(姑且这样说吧,毕竟他跑到冲绳当导游去了),山村的变化过程,就是一次“洗礼”的过程,同时读者就算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也已经记住了我们的商品社会是建立在对自然和原始文明的破坏与掠夺之上。不好把木原定义为环保主义者或是别的什么,不过这大段大段的讨论确实已经跳脱出了耽美的范畴。

最后想说说木原的情结。
能找到的木原文咱都看过了(除了《12hours》和《HOPE》),多多少少对木原的某些“情结”有了印象。木原曾在99年的《OLD LOVE SONS》后记里写不希望自己写东西太模式化,但有些东西大概已经深入骨髓,总会自觉不自觉地在各处重复出现。
具体到《无罪》里,大概有以下几个情结吧。
一个是环保。这个话题在以前木原的文里出现过几次。印象中一篇是《True Love》,木原曾让主人公说出“人类只是生存着就在破坏大自然”这样的话;另一篇《ココロに花を・・・》里(曾在官网上放出过的小短篇,《COMPLETE A》里改名叫《この道》,某乐队同人),主人公看到车站张贴的广告会说出“浪费纸”。值得注意的是这两篇都是同人志,而《无罪》是第一次在商业出版的耽美作品中探讨环境问题,还讨论得相当“彻底”。
一个是纯净的灵魂。每看一次《作别少年时代》、箱槛,我都会忍不住抹一把老泪。为什么?因为从主人公身上我看到自己的丑陋、软弱、自私还有无奈,只有对着虚构的人物喟叹。小日向力代表的是梦想与自由,喜多川的善良令自我感觉良好的“好人”都不免自惭形秽。到了宏国,这个人物又处在另外一个层面。那是一颗完全没有任何杂质的赤子之心。在宏国身上,只有“本我”存在,世界单纯到不可思议。可惜的是这份单纯在现代文明社会只能处处碰壁,没有金钱、语言不通,就连最基本的温饱都解决不了。看着宏国在公园里捡人家不要的便当吃还被小学生取笑,怎么会不心疼。好在木原让山村很有觉悟地负起照顾宏国的责任,在冲绳宏国应该会过得很幸福。小说中塑造的这些纯净的灵魂总能激起沉睡在读者内心深处的向往,如果把他们(宏国等)看作一种理想的状态,集中了现实中很难寻到的美好,那么另外一方(山村等)就很幸福地把理想揽入怀中,童话般地安抚了读者疲惫而迷惘的心。
还有就是一些木原常用的设定,比如家庭不幸。山村就是典型的问题家庭成长起来的小孩。儿时的阴影在小说里是个很好用的桥段,可以埋悬念,可以反衬主人公成长的艰难和意志坚强,拿出来直接虐也很方便。有暴力倾向的高久透,对人冷漠却没有自知的三宫文和,别扭冷淡的黑田直己,满口谎言的小林昭雄……木原笔下童年不幸的人物真是一抓一把。如果是日剧,家庭不幸的主人公很可能会自强到让所有人都开始觉得这世界充满希望,但这是木原的小说,所以不幸的小孩最后多半长成了……扭曲的大人。木原似乎有种写人物“破罐破摔”的倾向,小时候很惨,那好,长大以后就尽情扭曲,自残、伤人、牛皮糖……各种糟糕性格一应俱全,就是别指望在木原这里看到励志型的主角。相比起来山村大概还算长得不太歪的歪脖树,虽然被生活的压力塑造成纯粹的小人物,油嘴滑舌,贪赌、爱财,但终是小奸小恶,唯一一次对遗产动了歪脑筋,结果钱还没捂热就被骗了个精光。山村没有多善良,但也不坏,慢慢学会了反省自己,甚至还培养出不错的环保意识。这在木原家众多扭曲的孩子里算是最乖的吧。

呼呼,乱弹一气弹得我好累……好像文写得没啥逻辑,还真是应了开头说的想到啥说啥……
最后PS一下,在翻这本书的半年时间里,我遇到两首让我yy不已的歌,忍不住拿来对着小说牵强附会了一番。一首是Mr.Children的《Innocent World》,和小说标题英文相同;另一首是秦基博的《青い蝶》(蓝蝴蝶)。顺便推荐一下好了。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非公開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忍者ブログ [PR]

graphics by アンの小箱 * designed by An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