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 amerò per tutta la mia vita
☆あるじ☆
HN:
gira(じら)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千万人と言えども吾がゆかん。

☆好きな作家先生(敬称略)☆
かわい有美子・高遠琉加・ひちわゆか・木原音瀬・榎田尤利・杉原理生
(893、ファンタジーなどどうしても苦手です)

☆好きな声優さん(敬称略)☆
しばらく細谷佳正一筋

☆好きなsinger&Band☆
RADWIMPS・YUI・Darren Hayes(Savage Garden)・Flumpool・Humbert Humbert・The Cranberries・ 小島麻由美・坂本真綾・ほか多数

Twitter ID:
shiroganekasumi
☆本棚☆
☆月日☆
01 2018/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コメント☆
[10/12 花]
[06/20 yyggrrqq]
[01/04 aoikaze]
[12/08 熊仔]
[11/26 泽良木]
☆満喫☆

歯科医院向け開業税理士
☆Custom D.☆
Custom Drive
☆B.CONFLICT☆
BROTHERS CONFLICT
☆スト☆マニ☆
☆BLUE ROSES☆
☆あしあと☆
☆おさがし☆
☆douban☆
[123]  [116]  [119]  [118]  [117]  [114]  [83]  [45]  [43]  [44]  [82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一關隱約隔天涯

标题这句话是林文月翻的,在源氏某帖里,本来是对伊势物语的引用。文盲如我,只隐约觉得美妙,却不是很懂。回去找来与谢野晶子的现代日文一对比,才知道是说物理距离与心理距离的问题……

扯了半天没进入正题,其实是想乱弹某书来着。
好不容易把崎谷+小椋那本抓痕看完了,捡起扔了n久的某书……后知后觉地萌得一塌糊涂OTL

就是这本↓
かわい 有美子
幻冬舎コミックス
発売日:2009-03


感想还差一点点……
写得好累……
另外本人脑中相关知识几乎为零,如有错漏很可能是俺搞错而不是川井的问题OTL

拍手[0回]




看这本书,无可避免地时时想起源氏物语……

以下是剧透:

故事背景在平安时代,和当前天子是异母兄弟的桂之宫从小拥有异于常人的力量。桂9岁时遭遇一场骇人雷暴,在表兄藤原尉惟(Fujiwara Yasuchika)的保护下,才得以安然度过。15岁的尉惟深深地迷上了桂。尉惟的父亲左大臣曾宣誓向桂效忠,尉惟被派去守护桂,灾难过后,桂便迁入左大臣处居住。
以桂的身份,原本他可以成为东宫太子,但由于父母早已往生,而朝中另一派势力右大臣家得势,桂的元服之礼(古代的成人仪式)一拖再拖,最终在尉惟的多方争取下,终于完成。
尉惟虽然对桂用情,但因为彼此身份差异,始终没能表白。直到某一天,桂哭着求他原谅,因为自己“对尉惟有邪念”,做了关于尉惟的春梦。接下来是两人第一次结合……
心意相通还只是个开始。随着年岁渐长,尉惟必须成家,而桂则成为了东宫太子(当然这是后话,中间有不少曲折)。顺便提一句,尉惟娶的是桂的姐姐,而桂的第一个妻子是尉惟之妹小手鞠(真复杂)= =
虽然两人情浓时曾经许下愿比翼连理的誓言,但桂还是对尉惟产生了怀疑。就连尉惟为自己东奔西走上下打点的行为,看起来都像是为日后掌握实际政权所做的准备。再加上尉惟的正妻是自己的姐姐,桂心里的纠结又深了一层。随着时间流逝,桂甚至生魂出体,半梦半醒间来到待产的姐姐房中。
姐姐因难产去世,桂在伤心之余还有些自责。桂发现有诡异的东西在寻找自己,身心都日渐衰弱,甚至性命垂危。尉惟将那不祥的东西引到自己身上,设法解决了它。那东西是已经失势的皇太后施的蛊毒,当尉惟的刀砍向蛊虫,皇太后的头上同一位置也出现巨大的伤口……(啊一不小心开始讲细节了,赶紧拉回来OTL)
在尉惟与蛊毒搏斗的同时,桂从两人彼此交换的用来迷惑蛊虫的贴身物件——扇子——上看到了尉惟的一片真心。那是早就写下的委婉诗句,渴念却不得不压抑的热情——夢にも逢いみん。
几经波折后,桂正式封号。身旁是尉惟的身影,再无任何猜疑。

(番外「朧月夜」还么看……估计对情节影响不大OTL)

LYNX去年秋天搞了一个Fair送小册子,有一个这本书的超短篇番外「水の花」。俺看得比较匆忙,只记得是尉惟23岁那年夏天两人乘凉赏花的场景,标题的水上花就是莲。有工夫再看一遍吧,反正只有4页(而且纸很小)。


几个印象比较深的地方:

1.诗。
标题是其一。「夜をあけて 橋を渡せし かささぎの 千里を翔けて 夢にも逢いみん」,就是说我愿连夜跨过千山万水,踏着鹊桥和你相会,哪怕一切只是在梦中。
然后是属于那个年代的流行——人人都念诗,时不常吟个一两句的。比如两人结合之后套用白居易的《长恨歌》来山盟海誓,天皇驾崩时旁人用船歌暗示桂“未来是属于你的”,该长风破浪直挂云帆了。具体见下。
川井在后记里还提起某天皇和妃子之间的诗来着……感慨好久OTL

几首川井引用的诗:

·桜人
その舟とどめ 島つ田を 十町(とまち)つくれる 見て帰り来んや そよや 明日帰り来ん そよや 明日帰り来ん 言をこそ 明日とも言わめ 彼方(おちかた)に 妻去る夫(せな)は 明日も真(さね)来じや そよや さ明日も真来じや そよや

——P132,催馬楽「桜人」
丰子恺在源氏第十九卷注释中给出的全篇翻译:
“(男唱)樱人樱人快停船,载我前往看岛田。 我种岛田共十区,察看一遍就回来。明朝一定可回来。(女唱)口头 说话是空言,明朝回来难上难。你在那边有妻房,明朝一定不回来, 明朝一定不回来。”(樱人是摇船的本地人)
·熟田津に船乗りせむと月待てば 潮もかなひぬ 今は漕ぎ出でな

——P157,古代船歌
·浮きながら消ぬる泡ともなりななむ、流れてとだに頼まれぬ身は
浮かんだまま、流れて消える泡にでもなってほしい、それでどうなるというあてもない、頼りなき我が身です

——P158,来自《古今集》

后记里提到的诗:
夜もすがら契りし事を忘れずは こひむ涙の色ぞゆかしき

——一条天皇的皇后藤原定子的辞世诗。

野辺までに心ひとつはかよへども我がみゆきとは知らずやあるらむ
(葬送の野まで、心だけは往くのだけれども、私が付き添っていて、その思いが雪となって降りかかるのだと、亡き皇后は気づかずにいるだろうか。)

——一条天皇的诗。


2.让俺穿越去源氏物语的地方。
诗就不提了。
桂生魂出体的时候,俺穿越去了六条妃子的生魂害死葵姬的情节= =


3.文字。
川井在后记里感慨日语实在美不胜收,自己却功夫不到家,直想在中学时的自己背后踹一脚……当然俺这刚学一点皮毛的人可能看不大出来好坏,但就俺已经看过的各种BL的非BL的作品来说,俺想说川井的日语已经挺漂亮的了……看日饭书评的时候也见有人说体会到了母语之美……
简单嚼一嚼标题吧=v=
一章、月読
壱、嵐夜
弐、月読
二章、初音
壱、初元結
弐、初音
三章、病葉
壱、花あかり
弐、病葉
参、疫病
四章、黒南風
壱、黒南風
弐、初産
参、木下闇
肆、白雨
伍、月の桂

月読——月之神,也指月亮。作为对人类来说最重要的天体之一,月亮光芒不及太阳,却独有他的魅力,同样是尊贵的存在。第二节中桂来到左大臣家,犹如月神下凡(喂扯远了)。另外和最后一节呼应。
嵐夜——即指两人初见的那个狂风暴雨的晚上,也是朝中势力渐渐转移的开始。(写出来突然觉得有点囧= =)
初元結——元結大概就是封面上桂的头绳- -尉惟发誓会一直陪着桂。
初音——第一次OOXX(写得好长啊喂),然后山盟海誓。
花あかり——指樱花极盛时,即使在黑暗中,都能把周围映得十分光亮。一方面指桂开始得势,巴结的人多了起来,另一方面大概是指桂的荷尔蒙开始大面积散发XD,一些心怀不轨的家伙甚至大胆地暗示桂“寂寞了可以来找我”。
病葉——不健康的叶子,此处指夏日里热得打蔫的叶子。桂心里郁闷,人就慵懒了……
疫病——古时医学不发达,常有瘟疫。右大臣便因瘟疫死去,朝中势力发生明显的倾斜,弘徽殿施的蛊也在蠢蠢欲动。
黒南風——梅雨初期的南风,潮湿憋闷,预示着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的闷热。这大概是日式的“山雨欲来”?(俺口胡了)尉惟之妻身体越来越虚弱,桂也心神不宁。
初産——尉惟之妻难产而死。
木下闇——本意即树荫。此处指蛊虫作祟。
白雨——夏日傍晚的骤雨。虽然是雨,但天色明亮。故事的高潮,即将迎来光明的结尾= =桂看到尉惟的扇子,终于明白了他的心意,迷惘苦闷的感情找到了出口。
月の桂——指桂登基。「尉惟、私はお前に恥じない聖主となろうよ。強く、挫けず、聡明な・・・、人に広く慕われる聖主となろうよ」

4.插画。
当初看到插画是あじみね朔生时,对她能画出什么样的古装一点概念都没有……俺对这位画手的印象停留在《深呼吸》的插画和几个单行本上,没想到能这么美~~据说封面上两人衣着的每个细节都是考据过的。
最喜欢的一张插图,是成年的桂心里闷闷不乐,天气又热,就独自敞着怀闲坐。画面上戴着乌帽子的青年真的有种妖媚的感觉,把一旁的尉惟看傻了XD
小时候的桂俺不是很喜欢,因为比较女性化= =元服之前他还挽着两个髻,更像女孩子。俺很在意尉惟亲手给他结发的场景,可惜么有画,只能对着封面上水蓝色的绳结YY了T_T

对了……
想了半天终于想起用这句诗作标题的意图(先占坑再补感想就是这一点不好,容易忘事)。源氏觉得在一道屏风之外的空蝉远得仿佛遥不可及,不光是因为看不到也摸不着心爱的人,还因为要顾忌旁人的眼光,再深的感情也必须藏起来不让人发现(谁叫你丫偷人的= =)。不得不压抑感情这一点很符合尉惟的立场,另外句子里的“一関”和“天涯”的对比将想亲近而不得的无奈与纠结表达得淋漓尽致(顺便佩服一下林文月的翻译,俺看与谢野的现代日语版,是半点诗意也无)。尉惟的感情始终是带着顾忌的,就连题在随身的扇子上的诗都说“哪怕只是在梦中”。相比起来桂要更直接一些,年少时巴着他要他陪在身边,长大后虽然不能再撒娇了,仍然比尉惟更主动,尽管没什么行动,却时刻散发着“勾引你勾引你勾引你”的气场=v=
啊一不小心又扯远了……随手写写,随便看看吧OTL

PS:日文读音很好听的Yasuchika在中文里真拗口= =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非公開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忍者ブログ [PR]

graphics by アンの小箱 * designed by Anne